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和这样的人合作,让蒋姨心中很是不安。

    到时候就怕是请神容易送神难。

    当然,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林夕麒的背景深不可测,实力越强大,对他们来说,就越有帮助。

    这是一柄双刃剑。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,就算是饮鸩止渴,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现在已经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那些老家伙发难,外面又有强敌逼迫,自己小姐现在是内忧外患,岌岌可危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想知道,你们到底知不知道?”林夕麒问道。

    在他想来,就算是柴颖多半也是不知道‘下篇’真正在哪里。

    如果说她知道,真的很难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就算她是前任教主的孙女,这些人为了功法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蒋姨沉默了。

    林夕麒并未催促,他知道对方还是需要一些冷静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件事要不是韩旻,就算是连王栋也不曾探查到。

    所以自己知道这件事,应该是很让对方意外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之后,蒋姨才叹息了一声道:“小姐是知道一些,可真要说起来,其实也可以说不知道。因为她并不知道《红莲经》下篇到底在哪里?”

    看到林夕麒眼中带着一丝询问之色。

    蒋姨不由继续说道:“小姐知道《红莲经》下篇和第一,第二太上长老有关,可他们两人失踪太久了,根本不知道是死是活。”

    林夕麒这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才是合理的。

    要说柴颖一点都不知情,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知道一些,这才是合情合理的。

    她知道和两人有关,可这两人到底在什么地方,她就无从知晓了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《红莲经》下篇才能一直没有被人夺走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就泄露了?”林夕麒问道,“难道说还有谁知道?”

    “张如谷那个老东西。”蒋姨脸上满是怒气道。

    “是他啊。”林夕麒说道,“也是,西域‘红莲教’中要说谁最有可能知道这件事,也只有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他之前也不知道。”蒋姨说道,“只是他当年和第一,第二太上长老关系比较亲密,所以他一直在探查两人的踪迹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终于是让他发现了两位太上长老的一些蛛丝马迹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想要做什么?”林夕麒眉头微微一皱道,“得到下篇自己修练?当教主?”

    完整的《红莲经》只有教主一人才能修练。

    如果说张如谷得到下篇,再想办法得到上篇,那他差不多就得到完整的功法了。

    “他有这个野心。”蒋姨说道,“可在我看来,他这是痴心妄想。大夏‘红莲教’一直虎视眈眈,我们这边的一举一动肯定都落在他们的眼中。我们或许发现不了张如谷暗中的一些事,可不代表大夏‘红莲教’那边就无法察觉。这次他自以为发现了线索,可没想到大夏‘红莲教’那边立即有了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替他人做嫁衣?”林夕麒说道。

    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